第464章 他的心在撕裂(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蓝。

安梓夏眸光凛,时黎川在李爽的手臂里,嵌了炸弹。

蓝肖眸光瞠。

很快。

李爽被保镖带到了医院。

她依旧在昏睡中。

医生给李爽的手臂拍了x光片。

蓝肖看着那x光片中显像出的炸弹的样子,眸光犀利又复杂。

安梓夏看着他,蓝,炸弹能取出来么。

蓝肖摇头。

他父亲就是研制炸弹的,所以这种炸弹他自然也知道。

是微型芯片炸弹,国外一些组织,专门将这种炸弹装在一些特工体内。

如果特工背叛组织,就会将炸弹引爆。

而这种炸弹在嵌入体内后,就会启动,它就像心脏内嵌了支架一样,只要不去动它,对健康没有任何影响。

但,一旦动它,就会自爆。

安梓夏的面沉了,所以,炸弹无法取出,李爽只能一辈子被被时黎川扼制着生死?

蓝肖没有说话,只是又复杂地看了一眼李爽,接着,问,老师,时黎川给李爽装炸弹时,说了什么。

安梓夏眸底迸射出寒,他说,如果我死,就让李爽给我陪葬。

蓝肖看着安梓夏,漂亮的眸子,更复杂地闪烁。

老师以为,时黎川给李爽装炸弹,是不知道什么目的的要挟。

可。

看着安梓夏苍白虚弱的脸,还有那冰冷的眸。

蓝肖又觉得,好心痛。

老师原来,还是想要去死,即使他现在出现了,她都没有觉得,未来是值得活下去的。

老师是真的已经不想活了。

所以。

时黎川才用李爽的命来逼老师活。

而这个认知,让蓝肖觉得心里很难受。

时黎川,既然爱老师,当初又为什么要那样伤害老师。

而你以为这样的弥补有用么,心死了,老师如今活得这么痛苦,你又要怎么偿。

这是无论多少偿都修复不了的痛。

所以别再出现,别再让老师更痛苦。

少年轻轻地捏住安梓夏细弱的指间,低喃说,老师,我会让你重新快乐的老师,不要放弃自己,不要放弃

轰隆隆的引擎声划破寂静的夜。

宾利车质感的轰声宛若大提琴的呢喃,在夜风里幽沉出绵长的深远。

路灯划过街景。

光线划过瞳孔。

男子深邃的脸,在明灭间,英俊,冰冷。

时总?

彦一听到引擎声,从别墅里走出,果然看到时黎川颀长的身影从车内迈下。

可现在已经快凌晨了。

彦一打着哈欠,不明白为什么最近时黎川每次来,都那么晚。

喵呜

夜猫子是不觉得晚的。

叮当见到时黎川,蹭地从猫窝跳起来,然后窜到了时黎川的肩膀上,还摇着猫尾巴,用毛茸茸的猫头蹭了蹭时黎川的脸。

彦一嘴角微抽,难道是天天见的原因吗,他怎么觉得,叮当对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热情撒娇过?

果然,猫都是没良心的,亏他还天天给它喂猫粮。

彦一心里瘪着气,却突然发现,时黎川的面色好像不怎么好?

于惯常的冰冷下,多了几分难掩的苍白?

时总,你是不是生病了?彦一关切问。

没有,你回房休息。

时黎川嗓音淡漠,迈上了楼梯。

彦一拧眉,他真的觉得时黎川的面色特别不好。

虽然时黎川半点不吭声,但彦一忖了忖,还是进了厨房。

他虽然厨艺不佳,但煮个水滚蛋还是没问题的。

他吭哧坑哧将水煮沸,接着,鸡蛋掇进去。

扑腾扑腾,等鸡蛋白将蛋黄包裹成型了,彦一关掉火。

最后加了点盐,放了点葱花,彦一闻了闻,嘿嘿,他也是有点厨艺天赋的。

彦一端着水滚蛋上二楼,可,二楼整个黑墨墨的,他敲时黎川的房间门,也没有任何声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