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 1 章(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我从尸体堆中醒来,被炮火洗礼过的大地坑坑洼洼,喉咙干的像是要冒火一样,好在可能是不久前才下了一场雨,并不清澈且混杂着红色血液的水堆积在坑中。

浑浊也好夹杂着铁锈味也好,不管怎么说都是能解渴的东西,有总比没有要强。

我仔细回忆一下,很好我还记得我的名字是克里斯,啊不对是椎名川才对。

想不起来在我倒在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并没有感到慌张,对于这种战场也没有什么畏惧之情,毕竟我是【数据删除】。

为什么一开始想到的是【数据删除】而不是士兵?我明明应该是一名士兵才对。

这种疑惑在我脑子中飞快地闪过,但很快我就因为认为思考这件事对我来说没有必要而把它抛到脑后。

这里是常暗岛,因为其特殊性质,电子仪器全部不能使用,所以在这里所发动的战争相对于现在的科技来说比较原始。

必须要回到部队里才行。

作为……国防军第356步兵师团的特殊成员。

虽然椎名还是个十几岁的未成年,但由于他本身的特殊性,无论是内分泌系统皮肤系统,还是骨骼系统肌肉系统神经系统都与常人大不相同,而且我本身还自带极高的抗药性。

虽然曾经被研究异能的小组调查过但结果确是没有异能,椎名川的身体生来如此,研究人员只好把这个当做是基因突变来对待。

他是很强力的单体战斗单位,是为了国家为了大多数人而被揪出来挡在前方的盾牌,这种时候才不会管人不人道之类的,那么强的战力不用就可惜了。

椎名川慢悠悠地走着,在回去的路上还不忘消除自己的痕迹以免被人追踪,凭借着记忆回到了大本营。

回来的时候还看见了熟人,是名叫森鸥外的军医,椎名记忆中这名森医生对他还挺热情的。

只不过有一次一名和他同隶属于356步兵师团的成员拉住他并语重心长地向他叮嘱离这位萝莉控医生远点,被椎名本人问及萝莉控是什么的时候也只是尴尬地挠挠头说着等你长大就懂了云云。

不过最后他还是凭借着强烈的好奇心搞懂了萝莉控究竟是什么。

事后那位成员被指责教坏小孩子就是另一回事了。

总体来说师团里的人都很好,并且看在椎名川是这里唯一一个未成年的份上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他一份。

有时候还会被别人偷偷塞一些糖果,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搞来的。

森鸥外对于椎名川的回来没有丝毫意外,看着他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顽皮跑出去玩耍的孩子一样,十分自然地挥挥手

“欢迎回来,椎名君。”

“我回来了森医生。”

仿佛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对话,要是换一个人过来的话绝对能当面吐槽着这对话与这场景的巨大违和感。

“怎么回事?大家还以为你死了,椎名君啊可是差点就被写到死亡名单里了。”

“唔……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被炮弹波及失去了意识醒来后就被压在尸体堆里?”

说到后面连椎名自己都不确定了,就凭他的身体水平会因为炮弹的余波就失去意识吗?

森鸥外拍了拍手使椎名川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笑眯眯地说

“不管怎么样,椎名君没事就好,我可是很担心椎名君啊。”

“啊,这样啊,让森医生担心了真的不好意思。”

椎名川发自内心地对森鸥外道歉,惹得某位医生又开始装模作样地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

“椎名君真是好孩子啊,诶呀椎名君能回来真是太好了,与谢野也会因为有个同龄人而开心吧。”

“与谢野?”

椎名川和森鸥外边聊边向里面走,以小孩子的身躯跟上大人的步伐有些困难,森欧外十分熟练地放缓自己的脚步。

“没错,和椎名君同岁,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哦!”

“……是森医生终于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拐过来的吗?”

“好过分!我在椎名君心中是这样的形象吗?!虽然确实是我带她来的。”

“我开玩笑的,虽然有一半是认真的。”

森鸥外明智地没有追问究竟哪里是认真的。

椎名川停下了脚步,他知道自己能够出现在这里是特例中的特例,森医生的话虽然平常被人看做是萝莉控本人也确实是萝莉控但是在这种方面上他不会开玩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