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小白晕后(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熟悉的大草原上—

对练还在继续,傻乎乎的白小白依旧没发现什么,眼神空洞但动作认真的跟随着指示,不断挥舞长棍。

打草人。

现在的草人更像是个学识渊博又严厉的老师,和白小白过招,在打斗过程中,以棒代手,纠正着白小白的不规范动作,但又力度巧到了极点,白小白硬是没有被打趴下。

所以对练不知不觉间进行了很久,久到头脑迟钝的白小白都发现了一个问题。

草人怎么又这么抗,是不是接下来要往下躲了还真是。

棍法整篇是不长的,所以不断练习下来,动作难免会有所重复,因为草人每次为白小白纠正动作的打法会稍有不同,但耐不住遍数实在太多了,而且蓝点的出现顺序重复的。

白小白已经产生了很强烈的熟悉感,以至于下意识的,白小白能感觉到自己怎样打蓝点,能避开草人的棒子,并且马上衔接上动作打到下一个点。

此时,蓝点变紫的速度为一秒一变,而白小白也没觉得吃力,本能的就能打到点上。

又是一遍下来,白小白被草人打了两下。

接着又是一遍下来,白小白只被打到一下。

最新一遍,草人没打到白小白。

这时,白小白下意识的打向草人位于左脚背的蓝点上,又下意识的举起棍想往草人的右肩敲去。

一阵大风刮起,上一秒还在动的草人直接没了,剩下的草在风后就落到了地上,白小白因为举棍下敲的力没人承受,而一头栽进了草丛里。

没等到沙哑声音的小哥哥来报幕,白小白直接以一个极高难度的姿势睡着了,是累极了。

“棍法初篇,1362遍,过关”

空中一阵静默。虚拟场景中微风还在吹,吹出了一个带着斗笠蒙面的大姐姐,大姐姐蹲下身子,为白小白把脉,然后向天空柔声说道:“只是累到睡着了,没事”

说完,就抱起了白小白,公主抱,消失在微风中。

—茶室里—

大姐姐抱着白小白,无声的出现在茶室里,旁边急忙飞上来看情况的小人偶被制止,食指抵在唇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小人偶马上点头表示明白,并停在一旁静静等着。

随手一挥,一张一米宽小床,出现在了茶室里,瞬间占去了大半的空间,还磕到了茶桌,大姐姐只好再一挥手,把桌子收了起来。

将白小白搬到床上,白朴玖随手拿出药膏,拉开裙子涂药,苏子莉马上转过身去,白朴玖看着,手上动作不停,同时肩也耸的不停。

五分钟后,白朴玖处理完了白小白,帮她捻好被子,后跟着苏子莉,一起在旁边守着,轻声交谈起来,整个过程白小白毫无反应。

“白小白的考验应该结束了吧”

在上帝视角中看白小白的整个考验到后面的教学,苏子莉笑趴了好几次,白小白时不时就能做出个经典的搞笑动作,如金鸡独立,大鹏展翅,天生拥有喜剧天赋,但当看到被横抱回来的白小白,苏子莉突然感觉自己刚才笑的有点罪恶。

“还没,这一关都还没过,她休息完,就要继续”白朴玖蒙面用的斗笠并没有摘下,在配合这平静的叙述口吻,用最温柔的声音说着最残酷的话。

苏子莉看着安稳睡着的白小白,嘴唇紧抿,感性想说出劝阻的话,理性又知道不能这么做。

左右为难间,时间悄然流逝。

这时,白小白的梦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