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误天下苍生者,必此人也!(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酒思考许久后,都未能得出答案,也就转而去想其他事情了。“吕国是一个地域狭长的国家,与我们相邻的有三州,这些天取上一州,就当做他们的贺礼吧。”

“是,殿下,不过…现在我们不应该是韬光养晦吗?为什么还要主动开启战事?”

“如果他们不惹我们,自然是大家和平发展啊,但现在人家主动送上门来了,当然要接着啊。有人看不惯我们的大兴之兆了,但他们又没胆子开启战事,只怕搞些小动作。所以,我们既然已经低调不了,那就要嚣张,把那些小手段打回去,行大事者怎可一直耍些小手段?堂堂正正,正大光明的攻下一州更合王道。只有让他们看到乱跳要付出的代价,他们才能乖一些。”

“知道了,殿下。”

“对了,给那个启抚大将军说,让他去原国吧,为我们做卧底。”

“这就去做,殿下。”宫长永告退后就准备吩咐人去做了。

“等下!”许酒叫住了他

“先不要打的,给那三州散播谣言说宣国要进攻了。”

“是,殿下。”宫长永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去执行命令了。

此时的楚京皇宫内,“郁儿啊,别伤心了,父皇一生已经比其他人活的长很多了。”一个躺在床上,身体已经将近枯瘦如柴的老头用着沙哑的声音说到。

“父皇,儿臣离不开你啊,母后还有这楚国的子民都离不开你啊!”这个年轻人趴在老头的身上哭。

“郁儿啊,你自幼聪慧,楚国的未来就靠你了。”颤巍巍的声音传到了楚郁的耳边。

“父皇不要啊!”

“我也就这几年的活头了,再为你铺好路吧,我已经说服了他们支持你。郁儿啊,以后的路要好好走!”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就要到了定州皇城设宴的时候。定州的覃塘府外,一辆普通的马车,在官道上走着,马车内有两人,一人身着普通的青色长袍,腰间有块代表着身份的玉佩,头发散披,其面容清秀。另一人是一位女子,穿着朱红色的长衫,腰间别着一把佩刀,头发也像那个男子一样披散着。车外则是车主一人在驾驭着马车。

“先生,我们一路走来,看了宣国那么多的民俗,他们的民生甚为安稳啊!”那个女子看着那个男子说道。

“是啊,天下分裂太久了,各国民生各不相同,哪怕我刘国境内,亦有很多百姓吃不饱肚子,穿不暖衣服。是我的错啊!”那个男子看着窗外叹道。

“先生不要如此,那并非你的错,先生之为苍生分忧之情怀,爱民如子之体贴都被天下百姓记在心里,口口相传啊”女子劝慰道。

“愧不敢当啊!我们境内那么多贪赃枉法,胡作非为之徒,给百姓造成了那么多的困扰。而这些,在宣国就很少有,这些官员虽不能尽心照应,但也不敢欺压百姓。监课司成立的很好啊!许酒这个人虽然对其他国家狠辣无情,不过,政事方面做的很有道理啊。想我们,之前刚提出要成立这种机构,那些大臣就联合起来反对,唉。”

“先生不必谦虚,是先生仁爱,不愿让他人失命,不然,他们反对不住先生的。”

“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我不能伤害他们的性命。”

“想这天下,也太平不了多久了,宣国又要准备攻打吕国了,到时候,又要有多少百姓在这战火纷飞之下而丧生啊!”

马车不急不慢的向着皇城内赶去。

吕国,潺州,潺州正是相邻着宣国的三个州之一,这几日街上突然传出了一个宣国军队快要打过来的消息。然后民心大变,许多人拖家带口的投奔内地或者别国的亲戚去了,三州都出现了这种情况,根本拦不住那些百姓。吕皇吕亨更是在朝堂上破口大骂,质问诸位大臣以及三州州牧怎么连人都看不住。再次去质问宣国,宣国自然不可能承认。吕亨就只能将怒火宣泄到了诸大臣的身上。有些错绝不会是皇帝错了,只能是百官没有做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