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弹压江山,别是功名。(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这件事,在这个世界的传讯阵法的传输下,迅速在齐国引起了轰动,一些暗暗恋慕王子勋的女孩,则是心都要碎了,有人想要去杀了温婉,只不过,她的家里人不可能答应这种事。一些女孩直接哭的梨花带雨,表示想要去看看温婉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

寻音城,杜远王府,管家王雨去了练功室,把消息告诉给了正在打坐的王越训。王越训笑着听完后说到子,这次出去玩,居然找到了一个媳妇儿,不过,这小子居然收心了,挺好,不过,那个在池州的神秘人也没消息,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王越训喃喃道。“王雨!”王越训喊了一句。

“老奴在!”王雨应道。

“让王恒去余庆城守着吧,照顾好那一家人,再带些礼品吧,我杜远王独子定亲,岂能那般寒酸!”王越训吩咐道。

“老奴知道了”王雨应道后便退了。

这件事对于杜远王府的下人是一件很有冲击力的事情,以后的主子要多一人了,能进到这种府里做下人的,对于他们家里也算是很大的改善,因此,都拜托人给池州那边的亲戚说明,让去拜访一下。一些与杜远王有关系的人也都差人给温渊一家送礼,再来拜访一下王越训。

其实,这件事,之所以会这么轰动的原因,则是因为,王越训是天人,天人寿延千载,而且到天人后就很难死了。而王子勋这般天资横溢,若是再修成了天人,那就是一门两天人了。

齐国目前六十三州,数十亿人才九个天人而已。而现在送礼结善缘的话,毕竟大人物是要脸面的,你今后的日子也将会很好过的。

齐京皇宫,顺清宫,内总管李无憾迈着缓缓的脚步走近一个身着金龙纹锦绣河山图样紫袍的两鬓间些许白丝的中年人。

“无憾啊,出什么事了?”那个男子感到身后的李无憾来时,淡淡开口了,语气中有些疲惫。

“皇兄,是杜远王世子王子勋定亲了。”李无憾回道。

“哦,是朝中哪位大臣啊?”李无恒淡淡道,只不过语气中的失落之意都未加掩饰。

“并非姻亲,而是那个池州的温婉,今日正午,王子勋在缓池边见到了温婉,两人相谈许久,随后王子勋便去定亲了。”

“温渊和许蕊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吗?”

“我去看过,天人并未感应出他们的境界,应该只是普通人,在附近也没查探到强者的气息,但我并未出手试探。”

“王子勋此行没出意外吧?”李无恒坐在岸边,手指敲着地面,淡淡问道。

“没有!”

“什么时候完婚?”

“四年后。”

“王越训去过池州吗?”李无恒眯着眼,保持着敲击的姿势问道。

“不曾去过。”李无憾回道。

“传旨吧,就说,才子佳人,结定良缘,此为大喜,四年后,在齐京举办婚礼,朕为他们赐婚。”李无恒淡淡说道。

李无憾颔首应道。

“最近诸国间没有什么事了吧?”李无恒问道。

“大事也就原国的土匪发生了冲突,吕、宣两国的摩擦以及刘国立了太子,是七皇子刘言。”

“吕、宣两国的摩擦终究只是小摩擦而已,翻不起浪花,原国也太欲盖弥彰了,那么多大军剿不灭一些土匪?用这种方法准备祸乱我齐国与宣国的民生,着实可憎!对了,听说,楚鸣山将近天人之限了?”李无恒的语气透着无奈。

“就这几年的事情了,两年前在楚国见到他时,他已经行将就木了!”李无憾的语气中有点悲哀,纵然是寿延千载的天人也会大限将至,这是他也会走到的一天。

“楚国下一任皇帝会是谁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