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言辞之间,指点江山。(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王子勋愣住了…,这不是秦观的《鹊桥仙》吗?自己为何从未在这个世界听说过呢?他了解过这个世界的诗词水平,虽然偶有佳作,但在他看来肯定比不过之前在他那个世界诗词史上千古留名的人。所以此刻有点惊讶,不过他还是想再展露一下才华,便作势沉吟一番云弄巧,飞星传恨。”话音刚落,就被温婉的一声娇呼打断了,“秦观……?”王子勋愕然了。“中国?”王子勋试问道。也幸好,他们两个离人群有些远,许蕊正在沉思,并未有人听到这两个异界来客的话。

“好啊,你果然在骗我,我还以为那些是你写的,我就说嘛,怎么会大都一样,不过你这身打扮真可以的。”这种比他乡遇故知还要惊喜的感觉,也让她清冷的性子产生了波动。

“嘿嘿,生活不易体谅体谅哈”王子勋赸笑道。

“对了,你是怎么记住的啊?那么多,你居然都记下了!你的专业是诗词吗?”温婉有很多问题想问,但先问了此时最关心的这个问题。

“我有一颗珠子,只要我经历过的事情,我都可以重复查阅。”王子勋答道,同时也注意着温婉的反应。

“哇哦,这么神奇的吗?”温婉语气透着惊讶。

“我们都穿越了,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感到奇怪呢?”王子勋解释道,注意到她的神情与语气后,王子勋松了一口气。

“那你的专业是什么啊?”温婉问道。

“我是高中生,高二的时候,直接穿越过来了”王子勋看着好奇的温婉,不好意思说出自己曾经的真实职业,而是扯了一个谎。

温婉不疑有他,而是柔声问道是修行者吗?”

“是啊,现在是满溢境了”王子勋炫耀道。

“我也想成为修行者啊,需要什么条件啊?”温婉问道。

“可以,只需要开通身体脉络的修行法门就够了”说着,王子勋从怀里摸出一本书,给了温婉。

王子勋现在心情并不好,他在地球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投河自尽时,眼睛余光中看到一颗白色珠子,然后额头在冰冷的水里更显的冰凉,他感到那颗珠子透过眉心进入了脑海。接着,意识昏迷,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是一个婴儿了,他可以看到周围人对自己的爱护,慢慢的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一位下人说很厉害的王爷的独子。再之后,他踏入了修行界,才真正知道了父亲的权势。齐国九天人之一,六位异性王之一杜远王,齐国五位上将军之一。因此,他自幼便成为了人上人,过着上一世自己做梦都不敢想的生活。也利用父亲的权势和自己抄来的诗词与很多女子共度良宵,圆满了自己上辈子的不甘。他的相貌举世无双,抄用名作从而名动文坛,年纪轻轻便已是满溢境界。

他只要一出去游玩,便能看到那些人对自己敬畏,羡慕的目光以及对自己行礼时恭敬的态度。他膨胀了,他觉得自己是天命之子,是唯一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的地球人,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是带着上天的使命的。因为他了解过这个世界的历史,没有白色珠子那般神奇的物品。他来是为了结束这个乱世,如同那个弘武大帝一般。

他也越来越享受那种被众人崇拜,甚至畏惧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陶醉,也让他感受到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可是却不曾想到,竟然还有人也来自地球,会不会还有很多人来到这里,一想到他们看到自己所盗的那些先贤作品时,脸上会出现的嘲弄之色时,他的身形有些颤抖。这种心理落差感使从小便在这个世界享受荣耀和遵从的他受不了。

他的心已经陷入了极度的自负内,让他盲目,迷失了自我,任何一点不对,就能让极端的他变得极度不平衡。

他的心里忽然有一种很悲哀很愤怒的感觉,可却又不知道该向谁发泄,该向命运质问自己为何不是唯一吗?他有些气馁了,温婉注意到了他的异常情况,“你怎么了?还好吧?”柔声关心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