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造化可能偏有意。(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修行者的世界是很危险的,你虽然看到了他们的荣耀,但你没有看到他们的付出,艰辛和危险。”卫羽为了打消他的念头而劝诫着。

卫和有点诧异爷爷居然知道修行者的事情,但听到爷爷的劝诫之意后,就乖巧的表示自己不去想了修行者的事情了。

卫羽看着卫和出去时的背影,喃喃自语道经没希望了,我当时就不该跟小楠和小满说的,小满不死心,拉着小楠出去复仇了,但你这个乖巧可爱的孩子不应该承受不属于你的恩怨,你应该平平安安的生活这一辈子,我照顾你死去之后,再去守护小满和小楠吧。或许你永远都不知道真相,但你别怪我自私,我是为了你好啊!”说完苦笑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赶出了脑海,缓缓走到院子里站立着静静地望着蓝天。

但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缓缓转动了。

在小山村愉快的玩耍了两天之后,卫和便准备回去了,毕竟木坊很忙,不能在此待久了。卫和告别送行的父老乡亲和爷爷,和徐淳并肩而行,已经离村数十里了,他便和徐淳告别了,自己一个人慢慢向长春城走去。走走歇歇了三个多时辰后,卫和也看到了长春城。

进城,去餐馆稍作歇息后,便去往行馆,交钱后上了去余庆城的马车,去余庆城的人还是非常多的,毕竟余庆城外有缓池,也是整个池郡数得上的繁华之城。如今天下并无大乱,因此去各地游玩的人还是很多的。车上八个人,车夫在前面架着马车,卫和抱着自己的包裹,因为不熟悉,并没有和他们说话的意思,车里的七个人看到卫和也是有点惊讶,毕竟还算是孩子,看到卫和的架势后,虽然心里好奇,但也并不自讨没趣,而是有几个人聚在一起交流了,有两个人没有选择和他们交流,而是自己做自己的事。

过了一个多时辰后,马车也到了余庆城的行馆,远处的卫羽也转身返回了小山村。卫和在热闹的人潮中走了一会儿后,回到了城西的木坊,“各位叔叔好,”卫和先打招呼,然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岗位,时不时地回答他人的问话,双方虽然相处的时间比较长,但交流不深,卫和对他们很是尊敬,双方的交流都是点到而止,卫和对他们这些大人的爱好不甚了解,也不太想去了解。他们时常会聊一些事,但卫和之前听过几天后,感到有些不堪入耳,之后便不再听了。

劳碌的一天也结束了,卫和回到房间,静静地看着窗户外面的街上的一家店,那是一家长袍店,是一对来自宣国的夫妻带着一个女儿在经营,生意不算火热但也不冷清,卫和凝目看着身影穿行其间的一个身穿绿色长衣的女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到关门歇息后,卫和这才怅然若失的去吃饭了,吃完饭和叔叔聊了几句后,回到了床上,侧躺着,面对着那家店铺而睡。

那是一个极其好的女孩,卫和的知识水平并不高,在小山村,爷爷教过一些,在这里,叔叔也教过一些。但不能文绉绉的说出那种形容女孩子美好的句子,但他并不需要那样文绉绉的说出,只需要知道她极其好,就像这个世间的美好便是她本身一般,这就够了。

她是一个看着就能让人感到很舒服的女孩,白嫩的面容带着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笑起来的刹那芳华令看到的人都能感到由心的舒服和陶醉。明亮有神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犹如夜空中最亮的星辰一般夺目,璀璨。高挺的鼻梁,白皙的脖颈无不彰显着上天对她的偏爱。白皙雪润的皮肤,似乎吹弹可破一般,让人能感觉到她的存在便是代表着美之一字。她就像一个被世界偏爱的人一般,看一眼就能感受到宁静、美好。仿若上天最杰出的作品一般,用美好造就了她。因为她的国色天香,整个余庆城打过主意的人很多,只是最后这些人都消失的莫名其妙,因此,很多人猜测,她被人当做禁脔了,便打消了心思,不敢再垂涎了。

接下来的时间,卫和依旧每天坐在窗前,凝目望着那个女孩,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三年,从三年前,第一次看到那个女孩开始,卫和就一直这样静静的看着。卫和觉得,看着那个女孩是一件很舒服很开心的事情。

就在这些天,原国南部发生了一件大事,在原国南部连玉州肆虐的十七路匪徒中的两路发生了冲突,近年来,新兴起的青云山与占据了连玉郡肃落城的罗虎寨。

“李满、李楠,你夫妻二人欺人太甚,我已经应允和你们共享肃落城,你们居然还想要赶走我们,霸占整个肃落城。”在连玉郡肃落城外的一座山头上,林啸虎指着下方的两人怒骂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