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算时间,水淼淼她们应该已经抵达耀城了。”

一乂送上茶,点着头,“是,百里政永公子传了口信回来,说一切安好,顺带问了问关于淼淼的事······”

“政永做事是最让本尊人舒坦的。”贤彦仙尊端起茶盏,轻拨弄着茶盏,“但既然都去了,自然不好在把水淼淼单拎出来了。”

视线落在桌上放着一块薄薄的玉牌,这里面复录了舞先生排的曲舞。

要知道留影这事本就麻烦,留影符之类的基本上都是一次性的,且有时间限制。

百里政永为这次生辰宴可下了血本,录下舞先生的舞曲的印象石,可重复播放十次,然后毁坏。

而贤彦仙尊派人寻来了,这坏了的印象石,想办法将其修复,将其中画面复录进这薄玉牌之中。

虽画面有些模糊,还有些掉帧,但能隐约感觉出,这曲舞大气,似明月入怀怪不得百里政永对此舞格外的上心。

因为这舞是用来迎接圣元老祖的。

手指轻落在薄玉牌之上,微微下压,玉牌随即四分五裂。

贤彦仙尊道不怎在乎,百里政永准备了些什么,他查这些,只是确认水淼淼要表现些什么。

师父可不爱燕舞莺歌的那些东西,怎也不能坏了水淼淼在师父眼里的第一印象,但这舞,是会加分的吧。

只是希望百里政永还能记得这场宴会的主角是谁,但记不住也没什么,师娘这次的生辰宴本已被喧宾夺主了。

“萱儿呢?”确定了耀城的的事,贤彦仙尊问道。

“坐忘峰上。”

“不在人境小筑吗?”

“九重仇公子给人赶走了。”

贤彦仙尊抿了口茶水,要笑不笑的,“本尊就没弄懂过我这个徒弟在想什么。”

“不过,九重仇每天会去一趟坐忘峰。”

贤彦仙尊挑眉看向一乂,因为什么呢?

“奴想来,或许是淼淼走之前叮嘱了,九重仇公子每次也就留五六分钟,寻问萱儿今日可有喝药否。”

“哦。”贤彦仙尊点着头,“水淼淼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心到是细,所以萱儿现在就独自住在坐忘峰了,她每日都在干什么?”

“就一直在山上待着,练刀。”

就算是失忆了,萱儿也是渴望修炼的,水淼淼出发之前,将《斲泐刀法》归还给了萱儿,还给了一堆修炼资源。

“在水淼淼的字典里是不是从来没有‘听话’两个字啊,那家主子,对侍女如此之好的。”贤彦仙尊有些气恼的放下茶盏。

一乂低垂着头沉默不语,水淼淼的性子摆在那,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天赋异禀背靠大山,而因为高人一等的感觉。

这大概是如此多的人喜欢水淼淼的原因之一······

排舞结束,水淼淼就擦了把脸,月杉就不见了。

从排舞开始月杉就显得有些心神不宁了,望向自己的神言又止的。

排舞一结束,众人熙熙攘攘的往外离去,水淼淼逆流而行,却怎也找不到月杉。

因为点什么呢?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这排舞一结束,放在路旁的暖气灯,就不再往外冒暖气了。

水淼淼裹紧千羽鹤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