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不不不。”水淼淼急忙摆着手,回到古仙宗,发现一乂对嫣红妄尘绸的态度,她可去查过了。

但这里的雪,晃眼睛啊,若不围着嫣红妄尘绸,那她只能选择闭眼。

“谁说这是嫣红妄尘绸了。”

水淼淼说的肯定,三人愣了一下,月杉的手指还摸着嫣红妄尘绸上的铃铛。

“难道不是吗?”何怜怜看着水淼淼,质问道,她不会看错的,这街上可昨日刚经过了一群策马狂奔的嫏权宗人,领头之人便围着与水淼淼一模一样的长纱。

“我说这个不是。”这么个情况,是她也不能承认啊,水淼淼只能选择睁眼说瞎话。

月杉随即领会,忽略着刚才自己的那句‘真是’,“这铃铛都不会响的,是疵品吧,怎么可能是呢?”

“那是她功力还不够。”何怜怜没想到,水淼淼会直接耍赖,看向百里政永,百里政永皱着眉,他现在头脑有点晕。

这到底是不是嫣红妄尘绸,与书上描述的样子是有点像,可若是的话,水淼淼为什么还会跟着舞先生来啊。

“按说嫣红妄尘绸坠着的”

“你见过嫏权宗的嫣红妄尘绸啊!”水淼淼打断何怜怜的话,上前一步站进何怜怜的伞下,直视着她,“看你说的头头是道,不止见过吧,你从擎灵宗改拜嫏权宗呢?”

“你别胡说!”

“我既然是胡说。”水淼淼扭过头,退回月杉身旁,“你为何能一口咬定这是嫣红妄尘绸呢?我们可都只是听闻过,谁也没近距离看过,在说了这嫣红妄尘绸又不是拜入嫏权宗就能获得的,我若有那个实力了,我就先撕了你的嘴。”

水淼淼嘚瑟的朝何怜怜吐出舌头,然后躲到月杉身后。

“你。”何怜怜气的都想上手,在月杉的注视下,都快抓碎衣角了才勉强忍住。

何怜怜的那一套,在水淼淼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人这,毫无优势。

“好了。”百里政永看着水淼淼动起来,露出鹤氅下古仙宗人腰牌,伸出了手,拦住了何怜怜。

“她是我古仙宗之人,请何峰主慎言。”

得,称呼又变回去了。

何怜怜勉强稳住脸上的笑意,她以往不这样的都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给敌人致命一击,可每次见到水淼淼,她都会失控。

以后不会了,这次当买了个教训。

“或许是我看错了,昨日见有嫏权宗的人街上纵马。”

“嫏权宗的人在耀城!”

“这有嫏权宗的人,那个?”

百里政永和水淼淼异口同声道,倒把何怜怜吓了一跳。

水淼淼解着头上的嫣红妄尘绸,刚一扯下来,就被这耀城的冷风气,吹的脸生疼,手不由自主的就慢了下来,舍不得摘下来。

何怜怜时刻关注着水淼淼的一举一动,“你摘那么快干什么?不是说就是普通的红绸吗?”

“我热。”水淼淼放下手,她还是没有勇气。

“那怎不继续摘啊?”

“我又冷了你有意见,看着你我就冷的慌,这得贴多少暖宝宝啊。”

“暖宝宝是个什么东西。”何怜怜皱起眉,猜测着,瞪向水淼淼,“你在骂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