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还有三水,你那头巾,算了。”舞先生摆着手,看神情舞先生应该是知道嫣红妄尘绸所代表的意义,但水淼淼既然能带出来,宗主不可能不知道,那自己就不要多管闲事了,“愣着干什么,需要我亲自背你们下船吗!”

舞先生绝对是在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对自己态度最恶劣的人了,水淼淼背过头,吐着舌头。

虽然贤彦仙尊没有拦自己,也有可能是想拦没拦住,但也一定是做了些什么的。

在仙船行驶一段时间后,舞先生突然就用三水开始称呼水淼淼了。

估计是贤彦仙尊传了些什么消息。

水淼淼与月杉互相搀扶着,二人飞快的走下了船。

从船上往下看,白霜铺地。

应该很深,水淼淼都做好准备了,却连脚背都没陷进去。

“这是雪吗?”水淼淼低头打量着,拉下一点点的遮掩的纱巾,是雪啊,看起来并无特殊,但踩起来,既不软,也不会陷进去,跟走在冰面上似的。

对于水淼淼的大惊小怪,月杉看起来就习以为常多了。

“耀城特色。”月杉如此回道,毕竟她也不知这东西形成的原理。

“哎。”水淼淼跺着地,自言自语,“看来每天都要提醒自己一句,不能用以前的经验与常理,对待这里,这不,又先入为主了,但陷不进去也好,走路就轻松多了。”

“冷风大,不要嘀咕,等吸进了风,可有的受。”月杉回头,往上提了提嫣红妄尘绸,“你这纱巾材料不错啊,挡风的,带着挺好。”

水淼淼微笑着,看琅琳嬕的个性,不是好东西,她应该也送不出去。

耀城城外,百里政永一身黑衣,披了件披风,在寒风中已经等候多时了。

他给每一个古仙宗的人上了一个术法,温暖着身子。

他身后跟着一个穿着棉衣的侍从,皱着眉头,搓着手,瞪着每个人,“少爷,进了城也就没多冷了,何必如此浪费灵力”

“百纳。”百里政永回头看了眼,“是我请她们帮忙,自当以礼相待,耀城暖是耀城的事,何况进了耀城,恢复被冻僵的身子,也需要一段时间,你若受不住这风,可先回去等。”

百纳缩了缩头,不在说话,但还是瞪着每一个人。

“淼,三水?”百里政永看到水淼淼有些惊讶,但知道贤彦仙尊让水淼淼出门在外,都用三水这个名字立刻改了口,在脑海里回想着,舞先生给自己的名单,上面似乎有水淼淼的名字,但当时自己只是匆匆一瞥。

“你也参与了?”百里政永问道,但手上的动作没有慢下了,术法落到水淼淼身上。

终于体会了古代版的‘暖宝宝’是个什么样了,四肢瞬间就不僵硬了。

水淼淼笑着点着头,“是啊。”

百里政永未让人察觉的皱了皱眉,接着给月杉上术法。

让承仙灵君的徒弟,在生辰宴上跳舞,百人里如何看的到水淼淼,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很不可思议,我也没想到吧,我竟然是领舞之一。”

“领舞!”百里政永望向水淼淼,瞬间没了忧虑,是领舞那就好了,“听舞先生说,此舞曲甚难,未见三水你常年习舞,竟然能跟上,还成了领舞,看来天资卓越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