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你昨日何时回来的?”

听到动静,水淼淼睁开眼,九重仇站在床边,俯视着自己。

水淼淼腾的一下就从床上坐起,抓紧身上的被子,质问道,“你,你怎么进来的?”

九重仇直起身子,看向门口,面色不变的陈诉着事实,“喊不醒你,就只能撬锁了。”

“什么鬼!我睡觉碍着谁了!”

“日上三竿了,你在不起来,她都能哭过去。”

水淼淼刚苏醒的脑袋还有点迟钝,“她?萱儿!”

水淼淼揉着头,搓着脸,“你就不能喊她名字吗,弄的我一时半会都起不来,她人呢?”

水淼淼勾着脖子,向门口张望。

“我让她去食堂给你打午饭去了。”

“稀奇了。”水淼淼收回眼神,看了眼九重仇,“你竟然跟她说话啦。”

“她哭的太聒噪。”

“无所谓,能说话就是进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九重仇敲了下床架,打断了水淼淼的话。

“你管我啊。”水淼淼抬起头,瞪向九重仇,在九重仇沉默不语的注视下,率先败下阵来。

“昨儿,昨,对哦,我昨是怎么回来的?”

九重仇后退一步,以方便看清楚水淼淼的全貌,打量着水淼淼,“你是在问我吗?”

白了眼九重仇,水淼淼啃着指甲,回忆着喃喃自语,“我昨天,昨天”昨天去了落院,然后练舞,然后练晕过去了啦?月杉送自己回来的?

水淼淼点着头,应该是这样,梦里自己似乎都在练舞,都快魔怔了啊,“我去找月杉玩,累了就回来了,那时候你肯定都睡了,没发现。”

水淼淼随意的摆着手,就要下床。

“哎呦。”

尝试下床的水淼淼,才发现自己全身酸痛啊,腿都抬不起来了

“怎么呢?”虽神情不耐烦,九重仇听到水淼淼的呼痛还是出声问道。

“没什么。”水淼淼躺回床上,幽幽的道,“我只是感觉我废了。”

萱儿端回来午餐,水淼淼本想让萱儿帮自己跟舞先生告个假,她都感觉不到自己腿的存在了,但九重仇杵在房间里。

萱儿看了他几眼,九重仇一个眼神就甩了过去,吓的萱儿落荒而逃。

“你就不能对她表现的友善点?”水淼淼无奈的道,她这话说的绝对不下百十来遍了。

九重仇盯着萱儿离去的背影,收回视线,望向水淼淼一言不发,宣誓着他的立场。

又是白说。

水淼淼揉着自己的眼睛,随口问道,“你怎还不走呢?今天没有训练吗?一般这个时间,在人境小筑里都没见到过你。”

“等你起来,吃了东西在说。”

“怎的,你又想尽哥哥的责任了?”

九重仇望向一边,靠在墙上,不在出声,但也没有离去的想法。

僵持了一会儿,水淼淼无奈的坐起身拖着重千斤的腿,向桌子移动。

胳膊抬不起来,水淼淼也没什么胃口,她搅着碗中的汤,思索着。

按理她现在的身体素质,不会因为练一天的舞,就累成这个样子,越修炼还越回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